“爸!”

  今年暑假的一天,高大魁梧的丁高強正在銀川市興慶區新華街愛心售賣點低頭整理攤位,忽然聽到女兒熟悉又親切的叫聲后,淚水不禁奪眶而出。

  女兒叫一聲爸,叫哭了一個大男人。路人一時不解。

  丁高強趕緊抹掉眼淚,遞給女兒一杯酸梅湯。

  原來,丁高強在新華街做了10多年公益愛心活動,這是女兒第一次當著眾人面叫他,以前看到他躲得遠遠的。

  爸爸街頭做公益,女兒為何躲著?

  以上這些讓人讀著落淚的文字,是吳宏林在2018年12月17日《寧夏日報》上推出的通訊《俠骨柔腸》中的一個故事。

  吳宏林采寫過很多像丁高強這樣的活雷鋒,他的心和這些活雷鋒一次次地強烈共振。

  而在這些活雷鋒眼里,吳宏林也是默默奉獻的雷鋒。

  公益路上“白加黑”

  憶起昔日摯友吳宏林,“公益達人”丁高強泣不成聲。

  “2008年,我和‘春蕾奶奶’姜麗娟去鹽池縣高沙窩鎮慰問困難學生,認識了同行采訪的吳老師。他蹲下身和孩子們說話、開玩笑,逗得他們咯咯笑。我們離開的時候,孩子們追出校門好遠,一直在向我們揮手。”

  那次采訪之后,吳宏林聯系熱心人士,為高沙窩中心小學的孩子們尋求資助,丁高強說:“從他身上,我感受到了一名新聞工作者的責任與擔當。”

  從那之后,吳宏林時常參與丁高強組織的公益活動,既是普通志愿者,又是新聞報道者。

  2008年汶川地震,吳宏林和丁高強等志愿者在有關部門的支持下,發起了書畫慈善義賣活動,60多位書畫家積極參與,所得善款全部捐贈給地震災區。

  一次,吳宏林給丁高強建議:“你們組織的慈善活動多集中在銀川周邊,有沒有考慮到寧夏南部山區的貧困村莊看一看?”

  兩顆熱衷公益的心,一拍即合。

  在吳宏林的策劃下,丁高強和同伴們組織了一次“以行動成就愛心,讓慈善走進生活”的活動,一路沿同心、海原、西吉等地尋找寧南山區貧困兒童、孤兒及殘疾孩子進行慰問。吳宏林白天慰問,晚上寫稿,“白加黑”的工作強度可想而知。

  “后來我們經常去福利院、敬老院,一起搞各類慈善活動。”丁高強說,正是吳宏林積極的宣傳報道,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公益事業中,使越來越多的困難者得到了幫助。

  難以拒絕的“厚禮”

  幾天前,記者來到永寧縣望洪鎮金星村,見到年過六旬的徐桂蘭。

  12年前,徐桂蘭之子、27歲的農民郭緒山患了尿毒癥,無錢醫治,急需救助。吳宏林得到消息,幾次登門采訪。

  “老人家,還記得12年前有位記者采訪過您兒子嗎?”

  “咋不記得?”老人的目光里來了精神,“這個人,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一聽吳宏林剛剛去世,徐桂蘭潸然淚下:“多好的人啊,走得太早了!”

  2007年6月4日,吳宏林在《華興時報》報道了郭緒山的處境,不少熱心人詢問情況,一時間,善款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

  吳宏林一位遠在北京的朋友從互聯網上看到了這則新聞,打電話詢問郭緒山的情況。聽說郭緒山最大的愿望是看天安門,朋友便出資將他接到北京。

  郭緒山回家后,和母親商量拿什么東西感謝吳宏林。

  正值端午,徐桂蘭包了10個粽子,找到報社,吳宏林不在。她又打聽到吳宏林的家。

  見老人提來了“厚禮”,吳宏林著了急:“阿姨,您這是干什么?”

  “吳記者,我也買不起啥來感謝你。這是我親手包的粽子,你就嘗一嘗。”

  吳宏林連忙擺手:“這我不能收……”

  老人聽了,站起身,雙膝慢慢彎下去……

  吳宏林趕緊伸出雙手托住老人雙臂:“我收,我收,您可不能這樣。”

  最終,吳宏林當著徐桂蘭的面吃了一個粽子。其余的粽子,塞到老人的包里,讓她帶回去給病重的兒子。

  沒過多久,吳宏林再登郭家門,采寫了《寧夏一重病農民得到萬元資助寫信感恩社會 “我愿把自己的器官捐給需要的人”》一稿。

  第二年,郭緒山因病離世。

  得知吳宏林突然離去,寧夏人民醫院寧養院原主任李麗梅近日找到記者,回憶她和吳宏林相處的點點滴滴。

  “我們是在一次慈善會議上認識的,后來他主動打電話給我,說想來寧養院和我一起去看病人。寧養院的服務對象是半徑150公里內的貧困癌癥患者。有一次,我們一天看了5個病人,他一直跟著。每離開一戶,他都是最后一個出門。期間我返回一戶去拿東西,看到他偷偷往病人手里塞東西,應該是錢。”

  2013年,寧養院的發展遇到瓶頸。吳宏林幾次牽線搭橋,為寧養院聯系捐助,將羊絨衫、防寒服等救助物資送到患者手中。

  慈善刊物“編外人”

  打開第33期《善行寧夏》雜志,卷首寫著“我們都是追夢人,咬定慈善使勁干”。“這是吳宏林編輯的最后一期雜志。”寧夏慈善總會秘書長王金寶撫著雜志封面,面色凝重。

  2009年,寧夏慈善總會計劃辦一本慈善刊物,王金寶請來長期關注公益事業的吳宏林,希望他能當雜志的編輯。還沒說酬勞,吳宏林就一口答應。

  此后10年,吳宏林作為雜志的執行主編,不僅做策劃、籌備稿件,還要操心排版、校對、印刷等多個環節。而他一直是雜志的“編外人員”,10年來,從未領過1分錢酬勞。

  “每次他送樣刊,都是來去匆匆。我也知道他忙,又要采訪,又得顧家,還要保證《善行寧夏》正常出版。有時候我提出派車送他一下,他總是擺擺手。”王金寶說。

  2014年,寧夏慈善理事會換屆,王金寶力邀吳宏林擔任常務理事兼副秘書長。吳宏林說:“我不圖這些,有事你叫我,我做事就行。”

  還是2014年,在民政部和中華慈善總會舉辦的第二屆中華慈善突出貢獻獎評選活動中,吳宏林獲得突出貢獻獎。

  至愛不僅是事業

  “吳宏林并非只有埋頭工作一種‘狀態’。”寧夏日報報業集團黨報編輯室編輯何亞男回憶,編版時一言不發的吳宏林聊起女兒來,會突然快樂到“飛起”,“他總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我們幾個孩子年齡尚小的編輯,教育孩子不能簡單打罵,要陪伴,要給孩子信心。他肯定是女兒最貼心的朋友,他竟然知道很多時下年輕人關注的娛樂圈明星。”

  妻子忙生意,吳宏林一直承擔著照顧女兒吳欣瑜的重任。

  一次單位開會,吳宏林遲到了,進辦公室后慌慌忙忙找座位,領導問原因,他忙檢討:“對不起,送女兒上學,路上耽擱了。”

  吳宏林的大哥吳寶林說:“宏林的廚藝堪稱一流,都是為女兒做飯練出來的。欣瑜高考前,宏林不管多忙,孩子一日三餐都精心準備。年夜飯,他都能露一手。照顧父母時,他經常下廚。”

  吳宏林生活一向簡樸,他曾給李鳳英定下一個規矩,凡給他買的衣服,單件不能超過200元。

  女兒還在上初中時,一次,李鳳英花500元給女兒買了一件羽絨服。拿回家,吳宏林看到價簽,沉下臉來:“300元是一個貧困家庭一個月的生活費,你讓孩子把人家將近兩個月的生活費穿在身上,太奢侈了。”

  他命令妻子:“明天必須把衣服退掉!”

  第二天,李鳳英謊稱衣服退了。

  吳宏林也有“奢侈”的時候。

  3年前,在江蘇省南京市的東南大學讀書的吳欣瑜收留了一只流浪狗,起名“妞妞”。“妞妞”的尾巴被割斷了,見到三四十歲的男子就驚恐不已,它一定受到過難以磨滅的傷害。

  欣瑜對“妞妞”滿是愛憐,可是學校宿舍畢竟不是“妞妞”久居之地。

  怎么辦?欣瑜向爸爸救助。

  正好放寒假了,吳宏林說:“那就送回銀川吧。”

  可是千里迢迢,怎么能做到旅客和“妞妞”兩不相擾呢?

  吳宏林說:“那就坐飛機吧。”欣瑜的機票花了600元,而“妞妞”打疫苗和空運共花了800元。

  從此,每天早晨6點,吳宏林都要出門遛一遛“妞妞”,風雨無阻。因為,這是女兒交給的任務,因為他對“妞妞”也滿是愛憐。

  “風不會回頭,歲月不再回首。前行的路沒有盡頭,心所向往,快樂昂首。”

  這是“文行天下”——吳宏林,今年6月1日在微信里的最后留言。

  是什么讓他“心所向往,快樂昂首”?

  一定是大愛吧。

  對家人、對他人、對生命,對工作、對慈善、對世界,吳宏林的愛是一致的。

  他將世界放在心上,邁向遠方。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馬強]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